• 去书展的那一天恰逢《大目标》的推介会,也就有了机会目击了活的宋晓军。我很惭愧地说我没有读过《中国可以说不》,但是这次倒是真正被吸引到去读一读《大目标》。

    如果要问什么样的场所是购买及阅读《大目标》的理想场所,那机场和高铁站真是恰如其分吧。书商的想法也就是如此直白,至少我是在浦东机场的候机厅里看到大幅的推书广告才又想起上次目击了活的宋晓军以及曾经Mark过想读《大目标》这件事情。工业党自然视机场和高铁站为文明之基石未来之希望,于是与各种成功学书籍为伍就难免成了此书之定数。

    上海到福州的航程大概是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一来一回基本上把这书给读了。工业党们对快餐文化的鄙夷溢于言表,可一本三个小时就能读完掩卷思考一会就觉得哪儿哪儿不对劲的书倒也是堪为快餐文化的一种表现。

    工业党打起小清新的脸来毫不含糊,因为有数字为证,一打一个准,反正对于历史乃至过去发生的事情,工业党自然是不在话下,就算是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工业党也仗着科技二字左右开弓,什么十年二十年,什么第三次工业革命,小清新们滴溜溜得败下阵来。

    如果说小清新是过分强调个体差异,那么工业党无疑是在一定程度上过分忽视了个体差异。工业党用数字烫平一切的同事也烫平了人的差异性,在《大目标》这本书里动辄几亿几亿的数工业人口农业人口,却从不深究这几亿十几亿人口的组成,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工业人口的年龄层次,工业人口的增长后进,中国按照他们理想的速度继续推进工业化二十年后会不会出现劳动力严重缺乏。他们会说没事,科技的发展会在二十年内提高单个工业人口的工作效率并且可能延长工业人口的工作年限,那行,那再往后二十年呢,工作效率会不会已经达到边际点呢?工业人口会萎缩到什么程度呢?

    如果说小清新是过分强调人的价值,那么工业党无疑是在过分忽视了人的价值。提到瓦良格号的时候他们会说,失去了苏联这样的国家体制支持,瓦良格号永远就烂在船坞里。至于俄罗斯各种盗卖武器拆铜卖铁都会被归咎于体制的崩溃。但是体制和制度本来就是两回事,体制崩溃了如果制度不崩溃,或者是,体制崩溃了制度崩溃了以后能够恢复重建,那就也不会有那种卖航母的事情了吧。在工业党眼里通过系统的开发和科技的进步人类世界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例子,就算工业化再强大,销售采购还是要人去做吧?在国内市场的各个销售环节上因为商业贿赂造成的浪费有多少?这些既是工业化再强大仅仅依靠工业化本身能解决么?

    工业党们这句话倒是没错,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普世价值,有也是掌握这世界的权力者所创造的。不过嘛,工业化也不是普世价值,也不是可以撬动世界的那一个支点,因为能撬动整个世界的支点,根本不存在。

  • 原知万事空 - [觸目驚心正]2012-04-17

    Tag:

    昨晚抄经的时候想得有点多,突然又想起了死亡这件事。一想到死亡这个事,心就一紧,惶惶不安。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年就是以这个主题展开的一样。在家里过完年回市区,第二天早上起来就突然看到对面住户家里在往外搬床垫。

    这一区都是三十年前的农田改造的,楼上楼下多得是一家人,几栋楼搞不好都是一个村。对面住的是一对老夫妻,子女们也就住楼上楼下的。我刚搬到这里时房东就关照说不要的箱子啊瓶子啊什么尽可以放在门口或者直接拿去给对门的爷爷婆婆。家中本无长物,可纸箱酒瓶却着实不少,于是和对面老夫妻的关系也挺融洽,走在路上遇到也时常打招呼。

    这床垫一搬外加这气氛不对,再看到家人搀着老婆婆哭哭啼啼的下楼,一切也就了然。事后我一直不曾去打听过究竟是什么原因,只是心中暗暗悯然。

    之后瞿可的事情就来得更突然。去医院看完他回来的那个晚上,我闷头在被子里哭了很久,总不可思议为何会如此地步。等到周五下午在深圳知道最后的消息,又不禁坐在车上泪流满面。一来是哭我友,二来是哭不复有如他于我之情,三而哭者则是叹人世之艰不过受苦,苦到尽头却是一场成空。

    此时想来宗教总是一方好药。就好像泰坦尼克号将沉之时,牧师依然在做弥撒,信徒们跪了一地,即使是船身倾倒也聚在一起拢在一块。即使还没有宗教,神话也好传说也好,凡有地狱之所在至少与人一个期盼,即使是诸神的黄昏也还有维达的新世界,最后的审判也会降临,甚或是犯了五逆之罪堕入恶趣无间地狱,历无量劫不得脱,可若有大小眷属为设斋礼佛非不可救。

    可有一天,人有觉识,开始求海外仙岛长生不老,说什么生也柔弱死也坚强,地狱也好天堂也罢,于识者而言不过灰飞烟灭。只是这灰飞烟灭之后呢?反倒是更深的恐惧了。就好像有人因难舍死别而畏死,有人因财货两空而畏死,有人因志不能张而畏死,于我,恐惧的则是无识,一切感官的湮灭,一切信息的中断。

    这种感觉,糟透了。更糟糕的是,即使有一种不死的方法诞生,那所要面临的更广阔的宇宙的坍缩的日子,还是死路一条。未知生,焉知死。可无论知或者不知都是恐惧的来源,不是么?

    于此时,人生为何故,为死也。死之如何,万事成空。

  • 百国免签 - [愛TW風雲侖]2011-10-19

    Tag:

    网络疯传所谓中华民国免签证一百二十四国。

    没错,是一百二十四国。

    来看这段

    馬英九昨率領副總統蕭萬長、行政院長吳敦義與相關部會首長舉行「黃金十年,國家願景」最後一場記者會,宣布「和平兩岸」、「友善國際」願景,以實際兩岸外交成果回應在野黨質疑。

    馬英九表示,政府三年多來推動活路外交,不僅二十三個邦交國一個都沒減少,還增加七十個免簽證或落地簽證國家與地區,證明政府採取的外交政策正確,受國際社會歡迎,應持續推動。

    即是说,三年前阿扁大总统落台之前,中华民国的免签证国家为五十四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免签证国家至今为四十一国。当然,五十四和四十一之间的数量差距不大,质量差距应该非常不小……

    所以,吐槽点是

    一,百年国庆百国免签赤裸裸的是政绩工程,反正小马哥搞搞政绩工程你们也很高兴了啦。

    二,三年之内冒出来的七十国免签,TG出力肯定不小,否则阿扁就搞定了,还要你小马哥来搞?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给人抬轿子抬出一身泥来~

     

     

  • 與林主席懷古 - [觸目驚心正]2011-09-17

    Tag:

    夜露秋霜青草黃
    十年瑣事憶茫茫
    昔日早乘櫻雨去
    郵局搖身變中行
    君呼南六今卻西
    誰人還記河北郎
    慚對山河依舊病
    猶坐思源魚躍旁
    
    十一年前初入閔校,逢中秋得蒙賞月餅一枚,上書四字,既壽永昌,不對不對,交大二部。其時雖陋,卻亦暢懷。
    
    昔者拖鞋門內有郵局,門立晚櫻兩株,仲春時節妙曼紛揚。今晚櫻尚在郵局不存。閔校嘗以南北對峙,林主席嘗居南區十六樓,以之自號。今南北合而成西區,人皆無識南區十六樓,亦不復記當年幸福橋北之狀。

     

  • 对于企业来说,长期保持高位的银行存款本来就不划算,而上市公司保持高位银行存款就更不可思议了。既然有银行存底有一两个亿,又何苦来资本市场走一圈,天天被人监管,还要防着浑水之流。

    但是事实上长期保持高位的银行存款的上市公司绝不在少数。行业不同境况不同,个中缘由也是各有千秋。

    首先可以考虑做一个成本分析。如果成本分析发现原材料占成本比例相当高,那么存款则可能是为原材料采购准备的。接下去就是看现金流量表和应付预付账款的数额确认结果。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应收账款余额也不小,所以才无法承担周转重任。

    然后是看Capex,如果有正在进行中的项目那是最好。但由于现金流量表是反映过去信息,而企业本身的Capex计划披露完全可能是瞎编。要验证是否未来有巨额Capex支出需要留存大量银行存款,个人觉得最好的着眼点还是看地。已有的土地使用权是否足够包括未来项目,如果不能,那么是否有采购土地的计划。

    最后是看银行贷款。高位现金的来源很有可能是银行贷款。贷款的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以上两点,当然,对于不缺钱的公司也有可能纯粹是人情贷款,为了协助银行完成指标。

    如果一个企业,成本分析结果材料费用占比不高,反而是工费大头,又没有在进行中的项目,只有并没有足够土地支持的画饼一样的扩张计划,还没有银行贷款。外加应收账款和存款比起来有小的离奇,这种情况多半是猫腻了。